我的網誌

 
  • 對Power-point的誤解

    很多人還以為Power-point是微軟研發的產品,其實 Power-poin t是由蘋果公司研發的。 不過,最大的誤解應該是以為有了Power-point,在演說時沒有 Power 的 Point,就會變得有 Power。 我覺得,沒有 Power 的 Point 其實也不算什麼,現實是人輕言微;他至少比那些虛有其表,沒有 Point 的 Power 優勝!不是嗎? 沒有 Point 的 Point 也不少,我覺得至少比很多權貴沒有 Point 的 Power 好得多了,不是嗎? 最後,沒有 Power 的還以為很有 Power 算是什麼呢 ? 世間多的是呀,簡單說就是自戀狂。 Copyrighted by Lawrence Chu

     
  •  

  • Warning: Missing argument 2 for wptr_supress_title(), call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and defin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content/plugins/title-remover/title-remover.php on line 16

    Warning: Missing argument 2 for wptr_supress_title(), call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and defin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content/plugins/title-remover/title-remover.php on line 16
    NLP溝通模式

    NLP溝通模式

    NLP身心語言程式學 – 卓越溝通模式 生命的素質,與我們的溝通素質有直接關係。成功的人士,一般都擁有卓越的溝通能力。相反,在這世上,許多人縱然擁有明確的目標和計劃、特殊的才華和能力,但是因為欠缺了良好溝通能力和人際關係,最後得不到協助和資源。人類溝通是一系列非常複雜和抽象的過程。要詮釋這個過程,NLP 的始創人,基於從認知心理學 (Cognitive Psychology) 的基礎上,創造了NLP的溝通模式,它讓我們更瞭解人類的溝通過程及對外界事物刺激而產生反應的認知心理過程。 NLP身心語言程式學 – 資料過濾網 我們透過身體的五個感官: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味覺接收外界的信息。當外在事物被感官吸收,但還沒有產生內心表象之前,這些外在資訊會先被過濾。心理學家喬治米勒 (George Miller, 1953) 曾研究出一個稱為魔術數字的理論,他發現到我們的短暫記憶只能夠處理 5至9 項類別 (chunk) 的資訊。感官系統每秒接收超過兩百萬個「類別」的資訊,為了要應對身邊所發生的事情,感官系統需要決定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信息上。我們透過以下的過濾網:價值觀、信念、記憶、語言及後設模式(慣性過濾網)等,決定外來資料對我們的重要性。 另外,一個容易被忽視,卻很重要的過濾網就是「語言」。其實相對於真實的體驗而言,語言並不是真實的。因為在運用語言時,我們會受「語言」及運用詞彙的限制,將當中的資料整理,同時進行了過濾,把它們:刪減、扭曲及一般化。 NLP 溝通模式的刪減過濾 Deletion 當我們用語言表達體驗時,「刪減」是必須的。要道出整個體驗的每個細節太花時間了。不作出「刪減」會使我們淹沒在自己的經歷裏 — 太豐富的資料令我們不知從何入手。 有些人能集中精神,因為他們懂得「刪減」令人分心的事物。假使我們能在一個很多人的環境中「刪減」了所有其他聲音,讓自己專注於某人與我們的對話;那不是很有用嗎?但是,有些人卻過量「刪減」,把所有不喜歡聽的信息全都「刪減」了,變成偏聽!故此,「刪減」的成效,有用與否是很在乎用者的應用方法。   NLP 溝通模式的扭曲 Distortion 「扭曲」是感知過程中,容許對外界事物體驗的改變;透過改動外界事物的某些資料,令體驗切合自己的觀點與角度。「扭曲」的體驗有: 加大/減少 淡化/濃化 擴大至不合比例 更改事情的先後次序 無中生有   其實「扭曲」無分好或壞。它可以令我們感到不快和產生恐懼,亦可以是創意的表現及創意思維的基礎。   NLP 溝通模式的一般化  Generalization 將單一事例代表整個組群便是「一般化」。「一般化」是學習的基礎。我們從經過精心挑選而且具代表性的案例中學習,將學到的規律應用於新案例上。信念就是「一般化」的好例子。它令我們有方法憑過往經驗去預計未來。不過在以下情況,「一般化」是可能沒有成效的: 我們將不尋常或無代表性的事例一般化,而期望將來情況會像這模式一樣。(例如:守株待兔) 我們在某一刻正確地將事例一般化;卻忽略了凡事總有例外,因此封閉了其他可能性。 Copyrighted by Lawrence Chu   […]

     
  •  

  • Warning: Missing argument 2 for wptr_supress_title(), call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and defin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content/plugins/title-remover/title-remover.php on line 16

    Warning: Missing argument 2 for wptr_supress_title(), call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and defined in /home/hksptorg/public_html/wp/wp-content/plugins/title-remover/title-remover.php on line 16
    What is NLP? 什麼是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 NLP Training

    What is NLP? 什麼是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 NLP Training

    NLP 身心語言程式學 (全名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What is NLP?  什麼是NLP 呢? 很多人以為NLP是正向思維,是輔導技巧,是談判策略,或是管理技術,這全部只是NLP的應用,而並非NLP本身。事實上,沒有清晰的思維能力,那會有良好的溝通? 啟發他人的輔導治療?成功的談判及管理?NLP就好像是人類大腦的「操作手冊」,幫助瞭解溝通過程中身心行為的互動關係,讓你可以透過觀察別人的行為、聆聽其語言模式,從而更瞭解對方的思想及內心世界。 以下是美國科羅拉多州政府對NLP所作的部份闡釋: “…NLP的理念可以應用在理解和改變人類的經驗與行為上。NLP應用於心理治療的範疇,証明為一套效力強大、快速而靈活的技巧,使人類的行為和能力獲得重大和長久的改變。” 原文:“ ….NLP’s principles can be used to understand, and make changes in, any realm of human experience and activity. NLP, however, has been applied to therapeutic concerns, and the result is a powerful, rapid, and subtle […]

     
  •  
  • 社福機構發生暴力事故 職員/同工遭告疏忽 大多庭外和解

    安老院舍接二連三發生長者以利器傷及其他院友,引發社會關注院舍職員/同工之危機應變能力,我在社福機構提供培訓多年經驗中,發現一般護理院舍對長者暴力的危機意識較低,部分機構高層更未有訂立安全指引,甚或不知院舍職員在處理暴力事故時,機構及單位主管或會被問責。 事實上,法庭處理這些個案時,會要求機構職員對服務使用者履行如同家人照顧般合理及謹慎的責任,如「家屬發現長者從碌架床上跌下,應立刻帶他看醫生」,並會以機構有否做足預防措施,臨場反應是否合理等因素,決定機構對服務使用者及職員是否構成疏忽侵權。院友年紀愈大,參與活動受傷風險愈高,院舍的責任便愈大。 曾有個案確立疏忽侵權 若家屬、服務使用者、職員甚至機構以外人士認為機構疏忽致其權利被侵犯,可控告該機構。 建議服務質素標準(標準)及準則(SQS)訂明每年演習 彌補經驗不足 機構在處理暴力行為事故上經驗不足並不罕見,以下為一位前線護理員遇上院友拿起剪刀攻擊其他服務使用者之個案分享:「他手持剪刀,左右揮動,大家都知道應令施暴者平復,但實際上怎樣做才對?該先上前控制他? 還是保護其他院友?」他事發時一邊與涉事院友對話,引開注意力,一邊提示其他長者往辦公室尋求支援,直至其他職員抵達及有信心控制場面時就合力捉住該院友,最後成功將他制服。過程中他擔心用力過度令施暴者受傷,要負上刑責。 為了讓職員在處理暴力行為時能使用有效而合宜的技巧,我建議院舍機構每年應在所屬單位分享及深入討論一至兩宗個案及安排演習,如院友打架,手持武器等情況下,職員該如何處理之情境演習。 安排職員培訓,如應對職場暴力課程,主管須負責 本港家屬、服務使用者及職員就疏忽侵權控告機構的案例不少,加上社福機構對處理職場暴力事故之相關法律培訓發展不足,不少管理層對基本法律知識一知半解,以為對外購買培訓服務便不用承擔責任。 事實上,若(外判)課程導師所教授的法律知識及介入手法不當、導師認證過期、上課時助教及學員比例不足、教授技巧已被嚴禁使用(外國曾有導師教授已被禁用的技巧,最後令職員或服務使用者受傷或死亡)、教授過程沒有進行風險評估等等,而最終導致職員或服務使用者受傷,機構主管又誤以為院舍毋須為外判培訓機構導師所教授的知識及技巧負責的話,機構可因沒有查核培訓導師認證而被裁定失職。 就本人所見,沒有為員工提供相關培訓及指引的院舍機構實在為數不少,然而,法庭並非要求機構絕對安全,而是會考慮機構是否已採取一切可行方法預防悲劇,如訂立及執行合理兼與時並進的指引、培訓職員、備有急救設備等。 最近聽聞有主管質疑訂立白紙黑字指引,認為「下下執到咁正,不切合人性化的社福界」,但實情是訂立指引只是法律的最低要求,遇上事故發生時職員亦需要合理地運用常識應變,不能以「只是跟指引辦事」做托詞,就如「長者做手術要家屬同意,但若長者命危,醫生不會堅持等家屬來簽字」概念一樣。 對於部分院舍規定職員須經管理層同意才可報警,這樣會否令院舍因延誤召喚白車而被問責?我認為要視乎職員能否隨時聯絡上管理層,以及事發時真正的應變情況;若職員出錯,須由機構承擔後果,這是轉承責任,一般是被民事索償。 最後,我想強調的是職員認識相關法律並非為了避免承擔法律責任,反正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更重要的是避免慘劇發生。 Copyrighted By Lawrence Chu

     
  •  
  • 院舍血案與職安培訓 – 102歲人瑞揮剪插院友

     
  • 社工被躁夫錘襲 – 脫身法一技旁身,終身受用

     
  • 澳門社會工作局脫身法

     
  • 澳門弱智人士服務協會脫身法課程

     
  • 人類的羊群效應

     
  • 多謝明報專訪 – 讓我們可以與你談生論死

     
  • 「處理刁難人士之十型人格」工作坊

     
  •  
  • 真正體育精神,勝不驕,敗不餒,戰勝「飛魚」的斯庫林

     
  • 獨自吃晚餐的男士,容易患上抑鬱症

     
  • 企業培訓師基礎訓練證書課程

     
  • 全方位研究有錢人,要擁有財富的 15 項特質

     
  • 自戀外顯指標:喜歡曬自己的照片

     
  • 在職護理70年,90 歲護士,值得尊敬!

     
  • Male nurse is stabbed to death outside a mental health hospital

     
  • 兒童最想父母說的十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