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PT - Inspiring You Always!

【克服哀傷】 陪伴癌母走完最後一程 社工把握僅餘時光:縱然離世不留遺憾

要跟摯親說再見,談何容易。註冊社工、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高級服務經理梁梓敦(Arnold)從事哀傷輔導及生死教育多年,為喪親者排解鬱結,也陪伴不少臨終病人走完最後一程。開解別人同時,他自己卻有一段徹骨經歷。10年前,Arnold媽媽癌病告急,足足一個月放工回家後,他只是躲在房中,逃避面對時日無多的媽媽。多年過去了,這段經歷令他對工作有更深體會,同時化成動力,使他在生死教育的路上走得更廣、更遠。 入行13年的Arnold坦言,起初並未打算從事哀傷輔導。自少是名校生,Arnold曾因荒廢學業,未能升讀原校,在另一間中學讀中六那年,他結識到一些不良朋友,經常流連酒吧、球場不回家,爸爸甚為動怒,反而是媽媽十分支持和信任他: 她覺得我出去玩,也不會做甚麼壞事。亦因如此,我很警惕自己不能做壞事,承諾不會做出令她傷心的事。 Arnold的媽媽興趣廣泛,自小時候起,媽媽就會帶他見識不同事物。媽媽一直給予的信任,鼓勵他做更多嘗試,他都一一記在心中。 升上中七,面對大學、前途問題,他痛定思痛,開始思索未來,慢慢斷絕與外間損友來往,同時立志修讀社工從事青少年服務,希望幫助這些人重返正途。 然而,07年在美國修讀碩士的Arnold,因媽媽身體不適而選擇回港求職,尋尋覓覓下找到現時工作。入行前,他從未接觸過哀傷輔導,工作環境都是殮房、火葬場和殯儀館,起初沒有熱誠,當打份工。一直到後來接觸到許多個案,他才慢慢認清喪親者的需要及情緒支援。 入行2年,Arnold的媽媽在09年病情惡化,突然入院。在媽媽倒下一刻,他才知道媽媽一直隱瞞自己,沒有做手術,而腫瘤已變得很大,有擴散跡象,甚至痛得她無法走動。驚聞噩耗,他當下反應是逃避: 那一刻知道,我不是即時接受,反而去逃避,不想面對。雖然我從事與死亡相關的工作,但當下我只想逃避。 足足一個月時間,他一放工回家就躲在房中,想逃避這件事,直到有一晚他撫心自問,究竟自己想避到何時?他工作時會跟臨終病人的家屬說,要承認家人快將離去的事實。這件事很難做,但必須做。因為逃避,會令自己連最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失去。到家人離開後,就會留下遺憾。 於是他鼓起很大勇氣,主動走入媽媽房中: 首先,我跟她說對不起,我做過很多令她擔心的事情。之後我跟她說謝謝,多謝她對我的教導。再跟她談起將來計劃,希望她不用太擔心。 與媽媽暢談後,Arnold把握之後幾個月時間,和她一起完成想做的事。媽媽生前希望海葬,他亦隨她的意願,為她安排後事。雖然未來得及抱孫,但他就讓媽媽為自己未來的孩子改名。心願一一達成,到媽媽真正離開時,他沒有太大遺憾,向公司請了一星期假就恢復情緒。 這段經歷亦啟發了Arnold,直到媽媽過身,他對自己的工作亦有更深體會: 最初兩年當打份工,直到媽媽過身,對喪親者的哀傷情緒有同理心。當真正經歷過後,我很希望做更多生死教育的工作。 記者:陳昊淋 資料來源 : TOPICK (HKET.COM)  死亡學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in Life and Death Education for Caring Professionals 

Continue Reading

NLP執行師是什麼樣資格證書,具體是什麼內容的課程

在從事NLP文化傳播的工作中, 經常有朋友會問我:“NLP是很好的學問, 我要把它全部學完, 究競完整的NLP課程包含了哪些內容?”這種心理我非常理解,因為NLP確實太吸引人了。 在2002年我初次接觸NLP的時候,也是這個想法。只是,從2002年到現在,我用了18年的時間,還沒法把NLP的課程學完。在這裡,我想把我學過的和知道的做一個分享,供各位NLP愛好者參巧。 依據國際NLP協會SNLP對NLP課程所制定的標準,完整的NLP訓練包含了五部份的課程,依序分別是: NLP專業執行師(Practitioner), NLP高級執行師(Master Practitioner) ,NLP導師(Trainer)。 1. NLP專業執行師(Practitioner): 受訓時間為60-80小時。學習目標是深入瞭解NLP的理論與架構,並將NLP的各項技巧與模式整合,運用至日常生活中。 此階段的課程,由外而內,由意識到潛意識,逐步探索人類的溝通模式以及大腦的操作模式,透過在行為、情緒、能力層級的探索,讓學習者開始從人的表象開始"認識人"。 目前,此課程在香港一般為8天,晚上也有課程安排,加上課後的督導時間,超過60小時。課程一般分三至四個月完成,每階段2天,每階段之間隔半個月舉辦,使學員有充足的時間練習的接受督導。 詳情點擊:NLP專業執行師(Practitioner)課程。 2. NLP高階執行師(Master Practitioner): 受訓時間為80-120小時。 能展現出高階的NLP基本技巧、方法、模式及觀念的辨別能力,並能完全地運用於自己或他人身上,達到精通的目的。 此階段課程著重於探索,更高影響力的能力、信念、價值觀的層級,使用高階的NLP技巧,往內在、高層級探索,讓人變得更全面、更有效率、更有方法。 將NLP執行師課程內容從新整合,使NLP由技巧變成文化,變成能力,如果說執行師課程讓你學會用NLP,那高級課程是一個讓你活出NLP的課程。 詳情點擊:NLP高階執行師(Master Practitioner)課程。 3. NLP導師(Trainer): 受訓時間為100小時。 能顯性、隱性的執行所有NLP的技巧及概念,並能將NLP的文化、技巧傳授於他人,使學員能有效地掌握NLP專業執行師(Practitioner)、NLP高級執行師(Master Practitioner)內容。…

Continue Reading

【從死看生】見盡生死靈堂親歷最哀傷一幕 社工放下執著:學會珍惜眼前人

死亡從不遙遠,因此活著更要珍惜。註冊社工梁梓敦(Arnold)在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工作多年,為不少喪親者解憂、往生者圓夢,亦見證許多生離死別,其中一個因意外喪生的家庭,多年後仍長存Arnold的腦海中。這些工作經驗累積,使他學會反思,更領悟到「失去」的真正意義。 「處理這宗個案,令我情感受到很大衝擊。」Arnold憶述,許多年前曾處理過一宗意外個案。那是一個深夜,一個住宅大廈單位突然意外起火,一夜間奪去男女戶主性命,連同他們年幼的孩子也不例外,一併辭世。 突如其來的死亡,情感上令人難以接受,尤其這是一個洋溢幸福快樂的家庭。Arnold記得,那一天在靈堂上所見所聞,使他傷心難過,一度未能恢復過來: 那一天我的心很難過,靈堂上放著的相片,是一家三口全家福,笑得很開心。靈堂後放著三個棺木,兩大一小。每一個出席人士都泣不成聲。 他陪伴案主家人作最後送別,所有人都悲慟不已,尤其案主仍很年輕,父母難抵「白頭人送黑頭人」的傷痛,令他不禁嗟嘆世事無常: 我坐在靈堂上都有問,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一夜之間,一個如此快樂的家庭一起離世,是很大衝撃。 從事喪親輔導已達13個年頭,Arnold坦言工作改變了他不少,未入行前,他坦言脾氣比較大,凡事很執著,尤其執著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做了這份工作後,接觸到很多死亡個案。慢慢令我看開,其實執著沒有意思。你很憎恨一個人,轉頭你或他可能也會死,那為何要憎恨和執著?不如學會放下。 另一樣令他學會的,是珍惜。他記得曾接觸一宗個案,案主是一名60多歲的女士。她和老公結婚多年,婚後無兒無女,老公夜班當值,她通常會為他留飯餸,習慣自己一個人先吃飯。 直到有一天,老公上班期間突然腦中風,爆血管昏迷,留院一年後離世。這名女士來到Arnold面前,哭著說很後悔: 直到老公走了,她發現二人原來很久沒有一起吃飯,而她當下的心願,只是二人坐在一起吃一餐飯。我只能夠聽,心裡很難過。但也告誡自己,不要去到那一刻才追悔。 三個「10分鐘」學習面對失去 見證過太多失去,Arnold學會珍惜,亦從工作中領悟到如何面對失去。他表示,哀傷出現是緣於對逝者的愛和回憶,如何能夠真正面對哀傷,也就是要找回愛和回憶: 親人離世,死亡只是帶走他的身體,你與他之間的愛從未消失。這份關係、回憶依然存在。可以想念他,不過需要學習放下失去的痛苦,自己一個生活下去,不是失去所有。 他認為,每日應該抽出三個「10分鐘」去學習面對失去。第一個10分鐘送給神、大自然或智者;第二個10分鐘送給最愛的人;最後一個10分鐘留給自己,聆聽心底話: 人生上半場擁有許多東西,到下半場面對的就是失去,失去會愈來愈多,如工作、身份地位、財富、健康、身邊的人,最後是自己的生命。至於如何面對失去?面對失去,惟一依靠的是智慧,聆聽多些經歷過失去的人、看書都是辦法。 之後是每天將10分鐘送給愛的人好好相處,建議可講多謝、表達愛意。最後將第3個10分鐘留給自己,把電話、工作放下,聆聽內心,跟隨心聲行事。 記者:陳昊淋 資料來源 : TOPICK (HKET.COM)  死亡學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in Life and Death Education for Caring…

Continue Reading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