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自拍 靠美圖提升自信

轉貼 AM730 (1-9-2014)心理學家籲有自知之明登入社交網站總會見到有朋友不停上載自拍照,部分相片曾經「美圖」,部分人更喜歡不停分享生活瑣事,希望朋友按「讚」。有心理輔導學家指,自拍者多自戀、希望獲得認同感;而「美圖」可提升自信心,但最重要有自知之明,否則會影響現實生活。本地分享社交平台gooodapple.com於上月初,透過網上問卷訪問了1,284名港人,結果顯示74%港人會分享用餐及每日穿著的自拍照,逾六成人會使用手機程式輔助自拍,當中56%於上載前會使用「瘦臉」、「美白」、「遮瑕」等程式美化照片。 心理輔導學家蔡綺文(圓圖)指,自拍者通常想吸引人注意和自戀。她更引述曾有位約30歲的男病人,讀書外貌均不俗,每日都會上載自拍照於社交媒體,又會對敏感時事發表「偉論」,每次都友獲很多人按「讚」,但有逾3年找不到工作。「他自尊心不夠、又不敢講,踏足社會有困難,所以用like獲得認同感。」蔡綺文指,自拍者想提高自信心,於同儕間獲得認同感,但若因網上認同降低而感情緒困擾,就屬認知失衡、上網成癮,即分不清網上和現實生活。 她續稱,要平衡虛擬和現實生活,要多參與會流汗的現實活動,尤其是運動,不能只顧網上活動。同時要有健康的情緒管理,最重要有自知之明,「若是真朋友,都知你係咩樣,未必話你;其他話你的都不是朋友,所以唔使咁介懷。」蔡綺文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 學術顧問 及首席培訓師 九型性格輔導工具證書課程Certificate course of Enneagram for Counseling

Continue Reading 沉迷自拍 靠美圖提升自信

如何預測案主暴力行為出現

根據筆者的經驗,要預測案主暴力行為出現,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然就沒有那麼多的暴力事故發生,而很多社福機構的工傷數據,頭三位多與職場處理案主暴力事故受傷有關。甚至有保險公司因為暴力工傷數字實在太大,不願承保。 有時候,我們總要面對評估案主暴力風險的處境,如評估結果卻影響我們的介入手段及警覺模式,不幸地,研究報告讓我們知道,臨床上職員的預測,很多時候都未能掌握事情的真正現象,當以為案主是暴力的時候,但是實上卻沒有暴力行為出現,相反,當預測對方是穩定安全的,卻又出現暴力事故。 要提升評估的準確度,預測精準,根本之道在於職員對案主及當時環境的認識程度,包括案主的個人特質、精神及情緒狀況、性情偏好、歷史背景、社會及家人支援情況等等。能夠掌握的案主及環境的資料愈多,評估的準確性就愈高。有了暴力行為相關的資訊,並加上恰當的預備及防範,較能減少暴力事故。 版權所有,轉載請引述出處 作者: 朱德俊 朱德俊 (Lawrence Chu) 是大中華區目前唯一同時擁有美國  (The Mandt System®, US) 及英國 (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Personal Safety, NFPS-UK) 處理工作間暴力事故培訓資歷之認證導師,亦是首位獲英國 NFPS-UK 授權可直接頒發導師認證 ” Train the Trainer ” 的華人導師。在中國香港、澳門及加拿大,已舉辦超過…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預測案主暴力行為出現

私人夢字典

上期談到坊間的夢字典只可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千萬別太認真對待,否則隨時出現反效果,解夢不成反帶來更多煩惱。原因是夢只是夢者個人的潛意識反射,能最了解自己夢境的就只有夢者自己而已。 就以夢見黑貓為例: 若你以坊間的夢字典去搜尋夢見黑貓代表甚麼?那你可能會在不同的夢字典中找到不同的答案。偏向西方的夢字典,會將遇見黑貓說成是凶兆,原因是在中世紀的歐洲,黑貓被認定為女巫的寵物,是專為女巫服務的精靈化身,令人感到一股邪氣,故當你遇到黑貓便會聯想到女巫、咀咒等,自然就成為了不詳之兆。相反,我們祖國的解夢經典「周公解夢書」則有提及“貓捕鼠者主得財”吉兆也,原因是中國古時的人們認為黑貓寓意吉祥,能辟邪,使妖魔鬼怪不敢靠近,還能為主人帶來吉祥,故夢見黑貓便代表了吉兆。 以上例子可以讓大家知道,任何一個象徵也可能出現不同的演繹,原因是大家的成長、文化、教育等不同,影響著大家對不同事物的觀點,從而對事物產生不同的心理投射。現在大家明白為甚麼世上沒有X=Y這種必然的夢字典了吧! 雖然如此,但我們卻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個人夢字典,因夢境是我們每個人自己的內心語言,我們的性格、習慣、對事物的觀點、價值觀等從小養成,不容易改變。所以我們在不同的夢境中若見到同一物件或同一情境,均有可能代表著同一意思。 假設衣服對你來說是代表身份的象徵,那麼每當你夢到衣服時,你便可以很快地聯想到和身份有關的事情了。當你不斷為自己的夢境做記錄及分析,你便不難發現某些象徵對你的意義,慢慢的,你便可以製作出自己的個人夢字典了。但請緊記,這只是你個人的內心反映,並不可作為別人的解夢字典啊! 你也開始為自己製作屬於個人的夢字典吧!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基礎催眠治療輔導工具證書課程 Foundation Course in Hypnotherapy for Counseling  

Continue Reading 私人夢字典

Déjà Vu夢境成真

最近收到臉書粉絲查詢,問及「夢境成真」是否存在?或許你身邊也有不少朋友曾說過在夢中看到的情景及內容,竟在往後的生活中出現,就像夢境成真,又或好像自己在夢中預知了未來一樣。 每當這話題一出,便會有不少朋友爭著道出自己夢境成真的經歷,聽來好像「夢境成真」經常出現在你我身邊。而事實是否真的正如大家所想呢? 這情況法文有句說話叫Déjà Vu,譯作「既視感」、也可譯作「似曾相識」或「幻覺記憶」,意思是指我們在某場境中,會突然感到自己好像曾於某處親歷過其境一樣。更有一部份人會覺得自己是在夢境中經歷過,只是醒來後忘記了,當在現實中再次遇到該情景時,便浮現出似曾相識的感覺。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夢境分析輔導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Course of Dream Analyst for Counselling  

Continue Reading Déjà Vu夢境成真

解夢謎思

最近不少讀者問及甚麼是解夢?為何需要解夢等等與夢有關的問題,為了滿足大家對解夢的好奇,今期專欄便與大家暢談解夢謎思,破除大家對解夢是迷信的看法,讓大家認識解夢的真實用處。 甚麼是解夢? 「解夢」顧名思義是為夢者的夢境作出分析。 夢境分析是心理學上一種常用心理分析技巧,屬於心理學中的精神分析學派。心理學家佛洛伊德,其徒弟容格就是研究解夢的先驅及佼佼者。 夢境分析的大前提亦是建基於他們的潛意識理論,這前提是假設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訊息、經歷、被壓抑的情緒等等都被埋藏到我們的潛意識中。而當我們在睡夢中,這些被我們忽略的訊息、被抑壓的情緒便會轉化成夢境來給我們作出提示。夢境就是潛意識給予我們最真誠的提示,為了解讀這寶貴的資源,解夢便是其中一種隨手可得的方法。 學懂解夢,就像學懂一種語言一樣,一種為自我內心最真實的自己作出翻譯的技巧。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夢境分析輔導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Course of Dream Analyst for Counselling  

Continue Reading 解夢謎思

點解手牽手

這個專欄名為「甜夢捕手」,當然要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夢境的奇妙之處。 先和大家說一個夢: 夢者是一名23歲男士,我們就稱他為T吧! T在夢中看到一男一女手牽手在月光下漫步的背影。 單純聽到這一幕描述,看似是很浪漫的電影鏡頭,大家可能已經在想這夢沒有甚麼特別啟示吧! 但在解夢的角度看,若一個人能清楚記得夢的內容,即使只有一個畫面,這個夢對夢者來說還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再和T一起探討他的夢,當我請他再多一點形容在夢中的感覺時,他告訴我他並不覺得這個畫面是浪漫的,更談不上有愉快感覺,或許只可以說是有點不知所措罷了。這時他再補充,嚴格來說這一男一女並不是手牽手,因為那男的手是緊握拳頭,只是那女的用手牽著那個拳頭一起而已。 故事聽到這裏,大家能為T找出其夢中的啟示嗎? T置身於一段感情中,卻未能有戀愛的浪漫感覺,原因是他受到前一段感情的牽絆,以致他未能完全投入現有的新戀情之中。所以,只要T能放開他那緊握拳頭的手,放開他對舊有感情的歉疚,打開那緊緊封鎖的心,那麼他便能真真正正與愛人手牽手,一起走往後的人生了。 「夢」我喜歡這樣形容:「夢是能給我們無限啟示的私人電影」。我們每天都能接觸到內在最真實的自己之途徑,是我們非常珍貴的資源。 若你有經常重覆的夢、記憶深刻的夢、又或奇怪的夢,歡迎你把你夢中的詳細內容及感覺電郵給我,我會為你一一解答。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夢境分析輔導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Course of Dream Analyst for Counselling

Continue Reading 點解手牽手

The Pioneer Recovery Coaching Program in Asia

Certificate Course of Recovery Coaching for Mental Health Practitioners 精神康復之復元教練學證書課程 Co-organizer: The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25 & 26 July 2014 恭賀畢業的40多位同學,兩天的學習,見到同學們已掌握了最基本的核心原則,聆聽、支持、不批判、不教導、不建議,不介入任何內容;作為一位復元教練,深信康復者能自行發現,這樣比做什麼都更重要? 對於香港來說,復元教練學是非常新興的概念,很多人在談論教練學,但並不太多人真正認識,更少人將其概念活用於精神康復工作中。一個人的潛能就像鷹的本能是要翱翔在天際的,不管人們是在雞籠裡,或是在其他的環境中,總要展現出本性。鷹只是一種比喻,人雖不會像鷹一樣可以飛翔,但人的潛能,只要稍加鼓勵、尊重、信任、關懷,就可能展現出來。

Continue Reading The Pioneer Recovery Coaching Program in Asia

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四十八小時

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 「處理刁難人士之十型人格」工作坊 已經很多年沒到過廣州;這次培訓,有機會踏足這個全國最大的精神病院,很是興奮。有四段授課的時間,前後共約11個小時,都是用廣東話講,對我來說並不困難,加上兩個題目都已講過無數次。難倒的,卻是國內較文靜的學習氣氛,要帶動參與則較費力,卻甚是值得的事,聽聞留下來聽書的人是近年最多。短短48 個小時的行程,是多麼豐富的體驗! NFPS UK Training & Workshop on Managing Difficult Personalities in Guangzhou Mental Hospital, China 2014  「處理刁難人士之十型人格」工作坊 Workshop on Managing Difficult Personalities/Customers

Continue Reading 廣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四十八小時

解夢謎思 II

上星期我們分享了「甚麼是解夢」及「為何要解夢」,其後收到讀者電郵查詢:「我每天也在做夢,記得的、不記得的也很多,究竟那一個夢才需要做夢境分析呢?」今天就讓我們探討一下這個話題吧。 芝加哥大學曾經做了一項與睡眠有關的研究,證明了我們每天都在做夢,平均一晚約做4、5個夢,一年下來便有千多二千個夢了。那麼究竟怎樣的夢才要去做分析? 剛才提及,芝加哥大學做的一項與睡眠有關的研究,證明了我們每年做的夢數以千計。如果要把這數以千計的夢全數記錄下來並對它做出分析,可想而知,這絕對是沈重而繁重的工作。除非你的工作是專責做夢境分析,否則你已沒時間處理其它事情了。 話說回來,既然我們都只是希望能從自己的夢中找出對自己來說是有用的資源,那麼我們便應選擇性地尋找相對有用的夢境來作出分析,包括: A. 惡夢 (夢中充滿負面情緒,很多時夢醒後身體同時會出現變化,如心跳加速、流淚等) B. 記憶深刻的夢 (夢醒後不用刻意記錄也能記得夢中內容) C. 重覆性的夢 (隔一段日子便會出現相同或相似的夢境內容) D. 連續劇 (不同時期做的夢,但夢的內容有持續發展性) 以上四種夢的類型,都反映了我們的潛意識中有某些訊息想向我們傳遞。故此,當我們還有一天未能了解當中的困擾、沒有處理當中的問題、未完成一些事項,那麼該夢境便會繼續出現,形成重覆性的夢,甚至變成一套有關連的連續劇。若此問題當中帶有強烈的負面情緒,那它更會是我們不想遇到的惡夢。 故此,這四種類型的夢都是值得我們花時間去分析、尋找當中啟示、讓自己得以成長。 若你也有以上的夢境便要留意了,亦歡迎你把夢境內容電郵給我為你作出分析。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夢境分析輔導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Course of Dream Analyst for Counselling…

Continue Reading 解夢謎思 II

兒童讀寫障礙

轉貼文章   作者: 趙少寧醫生 文章出處: AM730  - 2014年7月11日 讀寫障礙是兒童學習障礙(Learning Disorder)中最常見的一種,比率約為80%。患者在閱讀及書寫兩方面,都可能出現不同程度的困難,導致在日常學習上倍感「事倍功半」。若家長未有發現子女出現讀寫障礙問題,便將其學業成績不理想,歸咎於「不用功」、「無心向學」,令兒童出現挫折感之餘,亦可能使他們進一步逃避學習。 這班兒童患者在閱讀及寫作能力上常出現的問題包括︰閱讀或拼字困難、學習新字或詞語後很快忘記其正確寫法、經常將字形相近的字母寫錯(如「p」變「q」)、或將文字顛倒,如把「頭」寫成「頁豆」、難以掌握一些同齡兒童能理解的字形結構、筆劃方向倒轉,或在寫字時常感疲倦等。 精神科醫生或教育心理學家可在兒童年滿五、六歲後,為他們安排讀寫障礙評估;一經診斷,需要透過有系統的教學模式,協助他們克服學習上的障礙,例如提供「多感官學習模式」,以及「感覺統合訓練」等。 家長亦可透過與子女的緊密交流,發掘他們較易掌握的學習模式,例如兒童在視覺記憶方面較強的,可嘗試將文字視像化;或讓他們以電腦取代手寫做功課。雖然兒童讀寫障礙暫時未有藥物作治療,但醫生會特別留意患者是否出現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等「共病」,從而安排合適處理。 作者趙少寧醫生為本學會客席講師 Certificate in Understanding Childhood Disorders, DSM 5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Trainer: Dr Chiu Siu Ning

Continue Reading 兒童讀寫障礙

兒童學習障礙

轉貼文章   作者: 趙少寧醫生 文章出處: AM730  - 2014年7月4日 每當兒童在學業上表現未如理想,望子成龍的家長都會心急如焚;不過,在責怪子女「心散」、未盡全力之餘,父母亦宜先多花時間了解兒童的實際情況。臨床上,近年發現兒童因特殊學習問題(Specific Learning Disorder),影響學業表現的個案,並非罕見。 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5版(DSM-5),兒童的「特殊學習問題」,泛指一系列學習異常的表現,當中包括閱讀障礙、寫作表達障礙及數學運算障礙等。港人較常聽到的讀寫障礙,就是三者中閱讀障礙和寫作表達障礙的混合體,是非常普遍,約佔學習障礙問題兒童個案的80%。 若懷疑兒童出現以上問題,教育心理學家會先為他們安排評估,了解他們的智商及專注力水平、有否自閉症傾向等。如有需要,精神科醫生亦需協助診斷,排除各項有機會導致兒童發展遲緩的因素,例如因早產或遲生產導致的兒童發展問題等。若最終證實兒童是因各類特殊學習問題,影響學業表現,校方亦需在各項教學設施或資源上作配合。 近年本港教育界經常強調的「融合教育」,就是希望可在各方配合及支援下,讓有特殊學習障礙等問題的兒童,仍可繼續接受正規教育。當然,若兒童的學習障礙問題嚴重,或同時出現ADHD(專注力不過/過度活躍症)、自閉症等情緒問題,便需由包括精神科醫生在內的跨專科團隊,安排專門跟進。  作者趙少寧醫生為本學會客席講師 Certificate in Understanding Childhood Disorders, DSM 5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Trainer: Dr Chiu…

Continue Reading 兒童學習障礙

社會怨氣重,投訴成風,服務業該如何面對?

社會怨氣重,投訴成風,無論是服務性行業、社福機構、政府各部門,都面對著無數的投訴個案。要如何面對,如何化解,是今日營商及服務業必須掌握的知識。 事實上,無論你是從事私營、公營或社會服務機構的前線工作人員,每天均有機會遇上難以理喻的顧客。他們可能是極度敏感,事事挑剔,吹毛求疵的完美主義者,更可能是情緒起伏不定的易變型客人。要提供優質服務的今時今日,服務員確實無法避開這類所謂「刁難」顧客。 近年香港被冠以多一個稱號,「投訴之都」。較早前,網上一篇文章,講及幾位香港朋友,因遲到機場 10多分鐘,航空公司職員拒絕為其辦理登機手續,於是狠批地勤職員「hea做」。當然,並不是所有香港人都是刁難人,有市民卻力撑航空公司地勤處理恰當。不少網民認為遲到者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投訴毫無理據,極度自私,要全機人等你,對其他乘客公平嗎? 空中服務員見盡不少無理取鬧客人,其中有次客人要求調位,若安排不到就發爛渣,甚至拒絕下機,爭取航空公司賠償才很算數。不知何時開始,有部份消費者的心態以為大聲鬧,搞大件事就可取得想要的東西,造成不必要衝突及增加怨氣。 究竟是服務人員的質素真的很差勁,還是當今的顧客欠缺了一份體諒及容量之心。 「處理刁難人士之十型人格」工作坊 Workshop on Managing Difficult Personalities/Customers

Continue Reading 社會怨氣重,投訴成風,服務業該如何面對?

惡夢Bye Bye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每當和朋友談起「夢」,話題總離不開「惡夢」二字。 經常有朋友問我:「平常很少做夢,但不知何解,每當做夢的時候便總是在做惡夢,這是否不正常?又有甚麼方法可以不做惡夢、甚至不做夢呢?」不知你是否也有同樣的經驗?是否對此也有同感? 其實這情況是很普遍的。1953年芝加哥大學便做了一個有關睡眠及做夢的研究,詳細實驗內容暫不在此談論,但該實驗結果卻對研究睡眠及做夢的學者有很深遠的影響。這個實驗證明了人類在睡眠時有85%以上的人均會做夢,而且一晚並不只做一個夢。 那麼為何我們常會覺得自己沒有做夢,而且常有只會做惡夢的錯覺呢? 平常我們在早上起床多是被鬧鐘叫醒,明明起來時也記得剛做的夢,但為趕上班上學,匆匆忙忙梳洗完畢後,夢卻又會一併的被洗走了。所以我們常會覺得自己沒有做夢。相反,大家卻會記得所做惡夢的內容,這又何解呢? 大家試回想一下,上一次做惡夢時的情境,大家是否被驚醒的?醒來後是否仍心有餘悸?情緒被受影響?甚至醒來後仍感到心跳加速? 對,就是因為我們是在做夢期間突然被驚醒,夢中的驚嚇、夢中的情緒令當時夢的內容烙印於心,於是我們對惡夢的印象便會較為深刻。所以只記得自己做的惡夢,是不足為奇的。 而且在解夢的角度看,我們之所以會做惡夢、會記得惡夢的內容,原因是我們的潛意識、我們內心最真實的自己在給我們提示。提示我們有些事情未完成、有些情緒我們需要宣洩,有些問題我們需要去面對。 如何解讀這些提示? 下次我們再談如何跟惡夢說Bye Bye,記得留意啦!   作者: 黃寶儀小姐 (Ms. Hailey Wong) 為香港專業培訓學會高級導師 夢境分析輔導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Course of Dream Analyst for Counselling      

Continue Reading 惡夢Bye Bye

甲狀腺稍亢進 增憂鬱症風險

作者: 【記者蘇湘雲/綜合外電報導】 | 轉貼文章  台灣新生報 荷蘭最新研究發現,年長者甲狀腺功能如果稍微增加一點,就算還只是在正常範圍,也會造成情緒劇烈波動,增加憂鬱症發生風險。 研究人員分析一千五百多位平均年齡為七十歲民眾健康資訊,研究剛開始的時候都沒有出現憂鬱症症狀,研究人員為他們評估甲狀腺活動情況。經過八年追蹤發現,甲狀腺功能比平均值稍微高一點的人較容易出現憂鬱症,就算甲狀腺功能還在正常範圍,結果也是一樣。 荷蘭伊拉斯摩斯醫學中心馬可‧梅迪西在新聞稿中表示,研究結果顯示,甲狀腺功能可能會對情緒、身心健康造成重大影響。甲狀腺所製造的荷爾蒙會控制身體多項活動,很多身體機能與甲狀腺所分泌的荷爾蒙息息相關。 過去有些研究顯示,無論甲狀腺功能亢進還是低下,都會增加憂鬱症風險。這是首次研究發現,甲狀腺功能就算只是強烈一點,還在正常範圍,也可能與憂鬱症問題有關。研究成果近日已發表於「臨床內分泌學與新陳代謝醫學期刊」。 研究認為,甲狀腺功能即使稍微有點變化,也可能影響身心健康。因此醫生在診斷、治療憂鬱症時,可能也要同時評估一下患者是否有甲狀腺問題,同步針對甲狀腺問題進行治療,或許對改善憂鬱症較有幫助。 失智症發生因素很多,北市聯醫忠孝院區神經內科醫師洪嘉蔚指出,有些特定因素如甲狀腺功能異常、神經性梅毒,維生素B12或葉酸缺乏等也可能誘發失智。 洪嘉蔚醫師指出,隨著台灣老年人口逐漸增加,失智症人口也逐年上升。失智症不是單一項疾病,而是一群症狀的組合。這些症狀主要有兩大類,首先是認知功能退化,包括:記憶力、語言能力、空間感、數學計算、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和注意力的減退。第二是行為異常及精神症狀,包括:個性改變、暴力、妄想、幻覺、重複行為、憂鬱、躁鬱、衛生習慣改變、失眠、食慾改變、性慾改變等。當症狀嚴重程度足以影響病人的人際關係與工作能力,即稱失智症。 失智症主要可分為神經退化性如阿茲海默症,或是血管性如中風後產生的失智症。再者為混合性,主要是神經退化性合併血管性。甲狀腺功能異常、神經性梅毒等則屬於較特定的因素。 由於失智症症狀是漸次發生、逐漸加重,因此發病初期常常會被忽略。洪嘉蔚提出失智症的警訊包括:記憶減退影響到工作、無法勝任原本熟悉的事務、言語表達出現問題、喪失對時間地點的概念、判斷力變差、警覺性降低、抽象思考出現困難、東西擺放錯亂、行為與情緒出現改變、個性改變及活動及開創力喪失。 醫師提醒,家中長輩若有出現上述症狀,應盡速帶其就醫,才能早期診斷治療。 Certificate in Understanding Childhood Disorders, DSM 5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Trainer: Dr Chiu Siu Ning…

Continue Reading 甲狀腺稍亢進 增憂鬱症風險

ADHD孩子需要(用藥)假期?

轉貼文章   作者: 趙少寧醫生 文章出處: AM730  - 2014年06月20日 兒童被診斷患上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需接受醫生安排的治療,當中可包括藥物療程及行為/專注力訓練等。間中會遇到家長對於子女被確診患上此症,感到疑慮或抗拒,甚至傾向否定醫生的診斷結果,其中一個頗為特別的論據是︰「他明明可以很專心地看電視/玩電腦遊戲,連續數小時也不會分心,怎麼說他有ADHD呢?」 先為讀者解釋ADHD患者的常見徵狀︰專注力不足型的患者,會難以集中精神處理事件,或經常被其他事情輕易分散注意力;過度活躍型患者,會有種種過動徵狀,不能好好依照指示做事;至於混合型患者,則同時具有以上兩類徵狀。不少兒童患者沉迷於電腦或電視遊戲,但除此以外,對日常其他事務、學業功課等,均一概無法集中,過動徵狀亦不能受控,其實都是典型的ADHD問題。 ADHD的藥物治療,包括使用「中央神經刺激劑」等,患者在持續用藥後,在改善專注力及減低過動徵狀上,都有一定效果。有患者家長曾查詢,若只安排子女在需要上課的日子用藥,在其餘時間停藥,讓他們有一個「用藥假期」(Drug holiday),是否可行? 在醫生的角度而言,兒童無論身在學校與否,幾乎每天都有在生活、待人接物上好好學習的機會,若這段期間因家長自行停藥,令他們在記憶力、組織力上有所下降,無法專注於這些學習機會上,似乎並不值得。 作者趙少寧醫生為本學會客席講師 Certificate in Understanding Childhood Disorders, DSM 5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Trainer: Dr Chiu Siu Ning

Continue Reading ADHD孩子需要(用藥)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