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PT - Inspiring You Always!

【克服哀傷】 陪伴癌母走完最後一程 社工把握僅餘時光:縱然離世不留遺憾

要跟摯親說再見,談何容易。註冊社工、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安寧服務部高級服務經理梁梓敦(Arnold)從事哀傷輔導及生死教育多年,為喪親者排解鬱結,也陪伴不少臨終病人走完最後一程。開解別人同時,他自己卻有一段徹骨經歷。10年前,Arnold媽媽癌病告急,足足一個月放工回家後,他只是躲在房中,逃避面對時日無多的媽媽。多年過去了,這段經歷令他對工作有更深體會,同時化成動力,使他在生死教育的路上走得更廣、更遠。

入行13年的Arnold坦言,起初並未打算從事哀傷輔導。自少是名校生,Arnold曾因荒廢學業,未能升讀原校,在另一間中學讀中六那年,他結識到一些不良朋友,經常流連酒吧、球場不回家,爸爸甚為動怒,反而是媽媽十分支持和信任他:

她覺得我出去玩,也不會做甚麼壞事。亦因如此,我很警惕自己不能做壞事,承諾不會做出令她傷心的事。

Arnold的媽媽興趣廣泛,自小時候起,媽媽就會帶他見識不同事物。媽媽一直給予的信任,鼓勵他做更多嘗試,他都一一記在心中。

升上中七,面對大學、前途問題,他痛定思痛,開始思索未來,慢慢斷絕與外間損友來往,同時立志修讀社工從事青少年服務,希望幫助這些人重返正途。

然而,07年在美國修讀碩士的Arnold,因媽媽身體不適而選擇回港求職,尋尋覓覓下找到現時工作。入行前,他從未接觸過哀傷輔導,工作環境都是殮房、火葬場和殯儀館,起初沒有熱誠,當打份工。一直到後來接觸到許多個案,他才慢慢認清喪親者的需要及情緒支援。

入行2年,Arnold的媽媽在09年病情惡化,突然入院。在媽媽倒下一刻,他才知道媽媽一直隱瞞自己,沒有做手術,而腫瘤已變得很大,有擴散跡象,甚至痛得她無法走動。驚聞噩耗,他當下反應是逃避:

那一刻知道,我不是即時接受,反而去逃避,不想面對。雖然我從事與死亡相關的工作,但當下我只想逃避。

足足一個月時間,他一放工回家就躲在房中,想逃避這件事,直到有一晚他撫心自問,究竟自己想避到何時?他工作時會跟臨終病人的家屬說,要承認家人快將離去的事實。這件事很難做,但必須做。因為逃避,會令自己連最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失去。到家人離開後,就會留下遺憾。

於是他鼓起很大勇氣,主動走入媽媽房中:

首先,我跟她說對不起,我做過很多令她擔心的事情。之後我跟她說謝謝,多謝她對我的教導。再跟她談起將來計劃,希望她不用太擔心。

與媽媽暢談後,Arnold把握之後幾個月時間,和她一起完成想做的事。媽媽生前希望海葬,他亦隨她的意願,為她安排後事。雖然未來得及抱孫,但他就讓媽媽為自己未來的孩子改名。心願一一達成,到媽媽真正離開時,他沒有太大遺憾,向公司請了一星期假就恢復情緒。

這段經歷亦啟發了Arnold,直到媽媽過身,他對自己的工作亦有更深體會:

最初兩年當打份工,直到媽媽過身,對喪親者的哀傷情緒有同理心。當真正經歷過後,我很希望做更多生死教育的工作。

記者:陳昊淋

資料來源 : TOPICK (HKET.COM) 

死亡學證書課程

Certificate in Life and Death Education for Caring Professionals 

Leave a Reply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