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關頭,開槍前要三思不可行

緊急關頭,開槍前要三思不可行

藍田兩名警員向一名手持鋒利鎅刀的躁夫連開三槍,令他頭部中彈死亡,事件引起公眾關注警員使用了過份武力。

涉事的年青人最後死亡固然不幸,事實上開槍警員亦承受很大壓力,警察執行職務時,於電光火石一刻,肩負法律和雙重的死亡判斷,實不而為。

頭條日報社評用「槍無眼,開槍前要三思」為標題

頭條日報社評用「槍無眼,開槍前要三思」為標題,我實在懷疑,於電光火石之間還有可能三思嗎? 我個人認為絕不可行,如此緊急關頭,不是要三思,是要當機立斷,按當時環境作出即時決定,並同時執行。要決定的過程,應該經過極速的「考量」,但「考量」不等於「三思」。

要做到當機立斷,極速的「考量」,選擇最佳方案,警察要做的,是關鍵的思維訓練,行使切合當時環境的適當武力。

考量 = 關鍵的原則思維

所謂考量,並非當時當刻憑直覺諗出來,雖然現場環境瞬息萬變,所有事情都是瞬間發生,但考慮的原則卻是不變的、有根據的。簡單地說,考慮的原則就是法律下思維的框架,在普通法(Common Law)下,作為一個合理的人(Reasonable Man)是如何思考上述情境,關鍵的考量原則,普通人值得花點時間理解。

警員以手腳為目標不設實際

「警員為何不以手、腳或其他部位為目標?」說這話的人一定看得電影太多,而沒有留意,電影中警員訓練射擊時,標靶公仔紙的紅心位置,必定是身體中心點,否則,假若警員要向手、腳部位為目標,標靶公仔紙的目標紅心就應該放在手腳之處,但現實並非如此。事實上,開槍時的考慮,就是要擊中對方,即是說,開槍時應以對方身體的最大部份為主要目標。開槍為手段,是執法者執行 Deadly Force,致命武力。

嚴重暴力的緊急情況下,沒有「最低武力」,只有「合理武力」

經常聽到「最低武力」,究竟何為「最低武力」?

「最低武力」並不一定合理,或者更有可能不合法,這亦不是一個法律的概念,在法律條文內應找不到「最低武力」的字眼。

「最低武力」「合理武力」

為何我們仍經常聽到「最低武力」?

「最低武力」多出現在機構指引中,出自官腔的解話中。「最低武力」並不適合所有處境情況,而只較為合用於應對低階的暴力行為,最低武力很容易被誤解為好像去超級市場,內裏有很多選擇,可以慢慢挑選。在實際環境,要處理嚴重的暴力事故,要制止如刀架頸上的暴力行為,決定要用甚麼方法達到最終拯救生命的目的,千鈞一髮,極限的機會可能只得一次,選擇最低武力,很可能導致災難性的後果。

我並不是說警員可以隨便開槍,涉事的年青人最後死亡真的是不幸事件,我選擇小心看待這個議題,即如何確保執法人員在工作過程中,使用合理的武力;與此同時,則應避免動輒訴諸極端的觀點,或者單憑臆測,就對涉事者(不論是對死傷者或者執法人員)作出欠缺證據支持的指責。

何為合理武力

在法律之下,沒有人有權對他人施用不合法 (Unlawful Force) 的武力。

根據香港法例 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第101A條

「任何人於防止罪案時或於進行或協助合法逮捕罪犯或疑犯或非法地不在羈留中的人時,可使用就當時環境而言屬於合理的武力。」

法律條文清楚表示,在某些環境之下,施用武力可能「合法」,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自衛 (Self-defence)」,或者維護或保護他人,免受非法使用武力或非法的人身傷害等。至於何為某些環境,要用多少武力才算合理? 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第101A條並沒有具體說明。

普通法精神,過住案例成為新的法律依據

根據普通法 Mark D. (2006, 2011) Understanding Reasonable Force,即使是以「自衛」或者保護財物等作為理由,法律也不容許使用過量 (Excessive) 的武力。要合理,必須符合兩項主要條件:

  1. 所使用的武力是「必需的」Necessity
  2. 所使用的武力是「合符比例的」Proportionality

所使用的武力是「必需的」Necessity

要合乎「必需的」條件,當時的威脅必須是即時的、顯而易見的。而作為一個普通人,在明顯威脅的情況下,最好還是避免衝突,如果當時有自由走動或逃離的空間,就好像電影阿甘正傳中的主角阿甘,全速走人,盡快離開現場。很不幸,作為一位警察,面對的情況,肯定遠比路人甲要面對的問題複雜。警察,作為執法者,就是不能離開,而是有責任立即採取行動保護在場人士生命財產、保護自己,乃至保護涉事的對方。因此,在評論警員的開槍決定時,要考慮警員行使合理武力先發制人的那一刻,所謂說時遲,那是快,電光火石之間,輕率地下一個應該不開槍的判斷,絕不適當,因為警員所承受的壓力,是雙重的死亡判斷︰一方面,被挾持者、自身及同胞可能送命重傷,另一面,他們可能會致涉事者於死地。

所使用的武力是合符比例的Proportionality

何為合符比例,即所作出的武力是否跟想要防止 / 制止的暴力傷害成合理比例。以藍田兩名警員開槍為例,不即時開槍,最嚴重的後果是被挾持者或女警被刀割頸,最嚴重的可以失血死亡。普通法的合理比例,對於對方的重大打擊,即死亡和嚴重身體傷害的威脅,可以以重大的武力 (Deadly force) 進行自衛。

如果警員當時不開槍,後果可以幾嚴重,情節就好如2005年,當時只有三十歲的軍裝警員朱振國被刀割左頸大動脈,致全身癱瘓。要先發制人制止的如此暴力,是雙重的死亡考慮,要選票的議員,絕不能輕率說,以最低武力來面對。

事件的始末,就讓法庭研訊吧!

 

Copyrighted by Lawrence CHU

版權所有,轉載請引述出處: http://wp.me/pYweH-1Hk

作者: 朱德俊先生

朱德俊先生 (Mr. Lawrence Chu) 是大中華區目前唯一同時擁有美國  (The Mandt System®, US) 及英國 (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Personal Safety, NFPS-UK) 處理工作間暴力事故培訓資歷之認證導師,亦是首位獲英國 NFPS-UK 授權可直接頒發導師認證 ” Train the Trainer ” 的華人導師。在中國香港、澳門及加拿大,已舉辦超過 400 場次相關工作坊及教授超過 10,000 人次學習如何處理暴力行為及人際衝突事故。

 

B&C Humanistic Approach

 

Certificate Course of NFPS-UK Approved Physical Restraint & Breakaway Techniques

(The Humanistic Approach)

暴力行為控制及脫身法

Leave a Reply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