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PT - Inspiring You Always!

NLP恐懼症快速療法 ( Fast Phobia Cure)

NLP恐懼症快速療法 ( Fast Phobia Cure)

NLP恐懼症快速療法 (NLP Fast Phobia Cure) 是最廣為人所知的恐懼症另類療法之一。

我要聲明,NLP恐懼症快速療法有其神奇之處,但是我強烈的建議,假若閣下並非心理治療師,或沒有相關培訓及經驗,在沒有督導的情況下,請勿輕易嘗試。

NLP絕不是唯一一種另類療法,快速眼動療法被認為一樣快速而有效。

但是一般正統的心理治療仍然以敏感遞減療法為依歸。

這些不同的療法,共同點是會提取恐懼的記憶。

你可以說,回憶恐懼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嗎? 為什麼要讓個案做這件事?

對! 回憶恐懼的確不是很令人愉快的事,有時還會引起個案的身心過激反應,所以,我再一次的交代,沒有經驗或督導,請不要輕易嘗試。

但是,依照我們對記憶的了解,記憶每次的被提取及回存時,並不是按照原有的記憶而再儲存。事實上,它等同是被重新改寫過,然後,覆蓋掉原有的記憶。

 

回憶恐懼,然後讓大腦皮質層參與事件,有幾個重要的關鍵原因:

  1. 讓陳述性記憶參與,有助於對恐懼分類,將鎂光燈記憶中主體與背景切割開來。
  2. 改寫記憶的唯一辦法就是提取它,重新編碼改寫,然後儲存。

 

既然大家都是以提取記憶,然後改寫記憶的方法進行,何以NLP自認為自己做得更好更快?

我是這樣想的,傳統的心理療法注重在認知。意圖以大腦皮質干擾並改正恐懼症所引發的身心症,重新取回控制權。

NLP則以擾動神經連結的方式,破壞原有的神經連結,建立新的連結來代替舊的通路。

例如: 減敏療法會先要求個案建立一張敏感表格,例如怕狗,狗的照片,很可愛的小狗,大一點而友善的狗....之類,然後由最不怕,列到最怕,治療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恐懼的極限。這通常需要好幾次的療程。

NLP則通過術前講解(Pre-talk) 取得足夠的判斷,以取得較早期,較大的一次恐懼發生的經驗,然後,經過一套設計過的流程,要求在回想記憶後,使用快速倒帶的方式,擾動整個對事件的記憶,使得個案在面對鎂光燈記憶時,大腦改走另一條路徑。

這通常是一個療程。

 

執行NLP恐懼症快速療法的注意事項

  1. 不是任何恐懼都需要接受治療

恐懼這樣的情緒是值得存在的,走在高處,害怕掉下去,這有甚麼的問題?

害怕貓狗,任何一種動物或昆蟲,都不見得是很嚴重的問題,對過去的不愉快經驗,使得我們提醒自己潛在的危險並沒有錯。

所以,我建議你問當事人這樣的一個問題:「這會造成你生活中產生很大的困擾嗎?」

如果沒有,我覺得不處理也罷﹗

  1. 辨識個案現在說的究竟是「恐懼」還是「焦慮」

關於恐懼跟焦慮的差別,前文中已提過,不再詳述。

恐懼症快速療法無法處理焦慮的問題。

恐懼是有實體性的害怕,焦慮則沒有一個相對應的實體 (不是那麼絕對,但是可以提供為分類的ㄧ種方法)。

例如﹕我害怕坐電梯是因為我曾經受困於電梯,或在電梯內遭遇不好的事,這是恐懼。

我害怕坐電梯是因為,曾經看到受困的人,感受他的害怕而有焦慮。

焦慮的特徵是:

  • 不是親身經歷的經驗
  • 不必然發生
  1. 確認你跟個案間建立足夠的親和感跟影響力

信任絕非建立在操控的優越感上,你不會信任一個高高在上,對你提出的問題都不屑一顧的大師,你的個案也不會。

我相信執行師對整個NLP恐懼症快速療法的有效與否須負完全的責任。

 

  1. 讓個案感到安全

這是執行過程是否順利的關鍵。

  1. 執行師請先考慮自己的經驗

如果這是一個複雜的家暴問題、精神病,你該不該出手?

如果這是一個很慘痛的性侵犯案件,你可不可以介入?

為什麼心理諮商要有一定的學歷 ?

如果你還沒準備好,做點比較直接,例如害怕蟑螂,蜘蛛之類的個案,可能好一點。

 

執行NLP恐懼症快速療法前的術前談話 (Pre-talk)

這個階段是建立親和感取得影響力的關鍵時刻。

我通常會用一種比較輕鬆,有時候還會以開玩笑的方式去質疑對方說法;並且作一些關於NLP恐懼症快速療法的歷史簡介及分享我過去的案例。

首先,我會問個案﹕

  1. 你想要有甚麼改善﹖如果個案跟我說他怕狗。

我會半開玩笑的跟她說,很多人都怕狗,這應該不是很大的問題。我自己小時候記得跑得最快的一次,就是為了撿一顆棒球,被突然衝出張牙裂嘴的大狼狗追著跑。

那麼因恐懼而起的嚴肅與僵硬感,就會被這種談話稍微緩和一點。

但重點是,他會告訴我更多怕狗的細節。

然後我會問他﹕

  1. 怕狗是否真的對你的生活產生影響﹖ 然後,在他回答後,再追問﹕
  2. 如果放下這個恐懼,對你的生活會有甚麼改善﹖

為什麼要問問題三﹖

就短期焦點解決的觀點,我們正在建立NLP的基本改變模型。畢竟,沒有一個可期待的未來,改變有何意義﹖

接著,我會問一些關於這個恐懼的歷史。

不過你要記得,NLP了解歷史的目的不在於探究過去,而是意圖展望未來。所以,我們所問的問題都會與執行整個NLP恐懼症快速療法所需要的資訊為主。

我會問:

  1. 你有這個困擾多久了﹖
  2. 你會記得你這件困擾的事,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有的呢 ﹖

如果你運氣好,有些個案連第一次產生這個恐懼的事件經過都會說給你聽。

至於這是不是一次強烈而值得作為NLP恐懼症快速療法,你可以從敏銳觀察力去得知。

一個比較可以簡單方便處理的個案,有這樣的特徵﹕

  • 他可以記得產生恐懼的一次重大事件
  • 他在說這個事件時,身體滿有恐懼的肢體語言

那麼恭喜你,這算是一個單純的個案。

你唯一的問題可能是在這個過程中,如何幫助他。

如果有人可以把經過鉅細靡遺,卻冷靜自持的細細說完,你可能要倒抽一口氣,然後多去探究一個恐懼者何以能這樣冷靜的述說她的恐懼?

或者,他可能要接受的是跟情緒過度抽離的治療,而不是恐懼症治療。

因為恐懼症快速療法的基礎建立在「抽離」,如果他已經可以自我抽離到這種程度,那麼,何以他仍然會感到恐懼? 這就是我們進一步要好奇探討的問題。

那如果她說不出恐懼的歷史,你該怎麼辦﹖

我通常會邀請他說說記憶中最大的一次恐懼的經驗,然後,試圖在她恐懼產生時,邀請他想想更久以前是否有類似的經驗。

如果前述的案例,有過分強烈的情緒產生,而你又懂得催眠,我會建議如果對方接受,不妨就用個催眠,幫助他找出第一次或最嚴重的一次經驗。

不必再將個案帶出催眠,你可以直接進入NLP恐懼症快速療法的程序中。

找到一個可以提供作為素材的一次具體經驗後,我問這個問題﹕

 

7. 你可以簡單的說一下那是一個甚麼樣的經驗嗎?

不用太具體,用你可以簡單敘述的方式,大概說一點過程就行了。

如果他表現得很緊張,你可以說﹕「你知道,你現在很安全的跟我坐在這裡,這裡沒有你害怕的東西,你很安全。所以,你可以想多一點,這並不影響你的安全。」

如果他可以說,恭喜你﹗

如果不行,你可以說﹕「你覺得要怎樣才能讓你覺得可以安全的去回想這些事,如果有一個人陪伴會好一點嗎?」

 

當他開始說後,你就要運用敏銳觀察力,他的身體外顯的情緒,他的關鍵字眼,他描述的程序.......

 

鼓勵他說,但不是挖掘,你要確認的東西不多,大概的清單如下﹕

  1. 兩個安全點,事件的起點與終點。
  2. 可以在帶領的過程中使用的一些引導詞,記得使用他所使用的語言。

 

就你而言,最重要的是注意到,事件是如何開始與如何結束。特別是事件發生前他確認自己是安全的那一點。而事件結束後,他發現現在是安全的另一點。

這是讓他安心的坐在椅子上,而不會奪門而逃的兩個安全點。

也是電影的起點與終點。

 

然後,你就可以很輕鬆 (雖然也許你現在開始緊張了,但仍要學習大師的風範,趕快想一個你心目中的大師,開始想像你就是他,他會怎麼做的。)

開始邀請他來跟你一起看電影。

你可以這樣開始﹕你去過電影院嗎?

 

一個NLP程序的操作是否成功或失敗,並不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決定的。

更多數的時候,是在從與個案見面開始。

特別是pre-talk中,助人者是否持續表達關心與好奇,而不是吹噓。NLP是何等靈丹妙藥,自己如何功業彪炳。

 

你是否能在整個過程中,讓個案感到安心與安全,你眼神與肢體的支持,你聲音的堅定與溫暖。

 

主角是個案,你只不過是一個扶持者。

 

在NLP恐懼症快速療法中,整個過程的重點,請你不斷反覆強調﹕「你是安全的。」

你就是整個NLP恐懼症快速療法中最大的心錨。

你既提供安全的暗示,同時是抽離的提醒。

成為NLP導師進修之路

當已完成 NLP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認證課程 及 NLP高階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認證課程,學員將符合資格報讀由 NLP 創始人「Dr. Richard Bandler」SNLPTM  於美國舉辦的 NLP 認可導師培訓課程 (Licensed Trainer of NLP),課程由 Dr. Richard Bandler 親自教授,詳情請與 SNLPTM 查詢。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