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機式訪談法 (基礎 及 進階)課程 

Workshop on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Foundation & Advanced)

<因應疫情特殊安排,課程以網上ZOOM方式上課>

簡介

動機式訪談法(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MI) 是一套心理語言學的輔導手法(Psycholinguistic Counselling Approach)。它針對輔導員和案主在訪談過程中的語言運用,有策略地導引案主化解矛盾的心理狀態,並促進自我探索,發掘改變原動力。輔導員引導案主喚出個人內在改變動機。MI強調以案主為中心、具目標導向,並以四步過程模式(Four Processes Model) 作為基礎的介入進程。

過去三十多年來,從臨床實踐配合實證研究演變至今, MI已有多達二百個隨機抽樣對照組實驗,而且一直被醫療及護理專業廣泛採納,是目前具實證的輔導手法之一。由最初以簡易介入(FRAME model) 的模式為基礎,針對處理酗酒和物質成癮問題,MI已演化至能廣泛應用於不同範疇,包括成癮輔導、處理焦慮症、提供醫療資訊、服藥依從度、課室管理、家長管教、警務、感化服務等等。

課程目的

完成課程後,學員將能夠 :

  1. 讓學員認識動機式訪談法
  2. 透過示範和小組技巧練習,令學員初步掌握動機式訪談法的基本概念和技巧
  3. 使學員更有興趣進一步學習和應用動機式訪談法

課程內容

本訓練課程將根據Miller, W. R., & Rollnick, S. (2013).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Helping people change. Guilford press. 一書作為藍本,提供有系統的MI訓練,讓初學者掌握最新的MI理論、概念和輔導手法。

基礎課程 (兩天)

(適合初次接受MI訓練的學員)

  1. 動機式訪談法的理論和背景
  2. 動機式訪談法模式、原則及相關概念
  3. 四步過程模式
  4. 學習和掌握案主為本的輔導技巧
  5. 確認、喚出和回應改變語句
  6. 確認和回應持續語句和不和狀況
  7. 簡介動機式訪談法治療忠實度編碼系統

 

進階課程 (兩天)

(適合已完成MI基礎訓練的學員)

  1. 深入了解動機式訪談法模式及其精神
  2. 透過反映式練習強化輔導技巧
  3. 建立差異的具體技巧
  4. 聆聽練習以辨認不同的改變語句
  5. 喚出和強化案主的改變語句
  6. 動機式訪談法之效用研究分享
  7. 動機式訪談法短片及實例分析

*有關課程之編排,導師會因應教學流程而可能作出修改,敬請留意。

培訓導師

謝家和博士 (Dr. Nick Tse)

  • 香港專業培訓學會學術及課程評審顧問
  • 香港大學哲學博士 (成癮輔導)
  • 倫敦國王學院(英國)、阿德雷德大學(澳大利亞)和維吉尼亞聯邦大學(美國)聯合頒授之國際成癮研究理學碩士
  •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學士
  • 香港首位動機式訪談法導師網絡認證培訓師
  • 動機式訪談法導師網絡會員
  • 中華動機式訪談法學會創會成員及前主席 (8/2017 - 3/2019)
  •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認證輔導員
  •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副院士
  • 加拿大註冊賭博輔導員
  • 婚前輔導/婚姻輔導促進員
  • 香港註冊社會工作員

謝家和博士現任職於港專學院社會科學院擔任助理教授,專注成癮、精神健康及動機式訪談法的相關研究工作。謝博士在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取得博士學位,專門研究成癮問題和動機輔導手法,並研發集體動機式訪談法(Collective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 應用於正受吸毒問題困擾的家庭/社交網絡進行面談。謝博士為中華動機式訪談法學會創會成員之一,並曾擔任主席(2017-2019),致力推動動機式訪談法之華語應用,促進國際交流。他是首位取得國際動機式訪談法導師網絡認證之本地培訓師及擔任培訓師評核員。

在加入港專學院前,謝博士曾在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社會科學輔導學碩士課程擔任名譽講師。他曾被邀請向香港醫院管理局、香港社會福利署、香港專業培訓學會及不同的專業團體和大學提供專門的動機式訪談法、成癮及精神健康相關的培訓。

謝博士擁有豐富的輔導的知識和技巧,曾服務於青少年院舍、就業及職涯規劃、外展青少年、戒毒/戒酒輔導服務。從事多年臨床戒癮輔導,謝博士深深體會成癮人士的矛盾爭扎及其問題對家人和社交網絡的影響。

謝博士深信「接納是建立助人關係的先決條件」並懷著使命感致力鑽研具成效的成癮政策和介入手法服務戒癮人士,近年更積極推動網絡遊戲障礙(IGD)的專業培訓及家長講座,並正致力研發有效的處理手法。

 

**(進階班只供曾完成基礎班學員報讀,有意請下載表格報名)** 

網上即時報名只供報讀全期課程

按此下載課程報名表格

**(進階班只供曾完成基礎班學員報讀,有意請下載表格報名)** 

網上即時報名只供報讀全期課程

 按此網上即時報名

課程詳情

日期及時間 : 

第6屆基礎課程 : 19/1 及 26/1/2022 (星期三)   9:30am – 5:30pm  (共14小時)  <基礎班實體名額已滿,現只接受zoom形式報讀>

第3屆進階課程 : 22/2 及 1/3/2022 (星期二)   9:30am – 5:30pm  (共14小時)  <Zoom直播教學>

舉行地點 : (於16/2/2022修訂)

<因應疫情特殊安排,課程以網上ZOOM方式上課>

對象 : 本課程適合社福機構同工、醫護人員、企業同事及各界有興趣人士參加

學費 : 

全期 (基礎  + 高階) - 合共4天課程

  • 全期學費 : $4,800-
  • 提早報名優惠 (開學前一個月報名) : $4,700
  • 三人或以上同時報讀,每位減$100

基礎課程 (兩天) (第6屆)   <<< 請按此查閱課程專頁  <基礎班實體名額已滿,現只接受zoom形式報讀>

  • HK$2,400-
  • HK$2,300- (開課前一個月報名)
  • 三人或以上同時報讀,每位減$100

進階課程 (兩天) (第3屆) (學員必須完成基礎課程,方可報讀進階課程)

  • HK$2,800-
  • HK$2,700- (開課前一個月報名)
  • 三人或以上同時報讀,每位減$100
  • HK$2,600- 曾報讀本會舉辦之基礎班舊生優惠

授課語言 : 廣東話

活動形式 : 短講、示範、互動練習及分享

證書 : 

完成整個課程可獲 Hong Kong Society of Professional Training 頒發

基礎課程 : “Introductory Course on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出席證書

階課程 : “Advanced Course on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出席證書

專業學分 : 

(基礎課程) 護士 CNE : 14學分 /  社工 CPD : 14學分 /  職業治療師 CPD : 申請批核中

(高階課程) 護士 CNE : 14學分 /  社工 CPD : 14學分 /  職業治療師 CPD : 申請批核中

查詢 :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致電 3111 0264 與本會職員聯絡。

報名須知

  1.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瀏覽本學會網頁hkspt.org 或致電 3111 0264 查詢。
  2. 報名之收納將以先到先得為原則。
  3. 課程申請一經提交則不能退款、取消和更改。
  4. 如更改報名者名稱,請以書面申請,經批核後,須繳付港幣二百元行政費用。
  5. 我們將會在開課前兩個星期或之前電郵回覆閣下課程是否確認開課,未有收信者請聯絡本學會職員。
  6. 正式收據將於上課第一日派發,並請妥善保存,如要補發收據需繳付港幣五十元行政費。

報名方法 

1. 支票付款

  • 請填妥報名表及附上學費支票,抬頭請寫「香港專業培訓學會」或「Hong Kong Society of Professional Training」寄回九龍紅磡 德豐街 海濱廣場 第二座 202-204A室「香港專業培訓學會」收。

2.轉數快 / PayMe / 銀行現金入數 或 過數 

  • 請於本會網頁下載有關課程報名表格,每位參加者請填寫一份表格 (如多人報讀,可將學費總額存入)
  • 轉數快: 請將學費以轉數快支付系統,本會快速支付系統識別碼 (FPS) : 8835217 ,存入本學會之中國銀行(香港) 帳戶,戶口名稱將顯示首四位字母為 MTCL 或
  • PayMe : 請按掃瞄本會之 PayMe QR Code 付款。請閣下保留螢幕截圖之付款紀錄。
  • 銀行現金入數 或 過數: 本學會之中國銀行(香港) 帳戶:012-890-1-038-682-9
  • 將屏幕截圖 或 入數存根,連同報名表一併以 傳真852-2125 7900 或 電郵 (PDF檔) 回本會辦理即可
  • 本會收到閣下的報名傳真 或 電郵後,將於一星期內以電郵確認收妥,未有收信者請聯絡本會職員

     3.澳門學員繳費辦法 – 按此查看澳門國際銀行入數安排

4.中國內地及其他地區繳費辦法按此查詢PayPal 付款安排

**(進階班只供曾完成基礎班學員報讀,有意請下載表格報名)** 

網上即時報名只供報讀全期課程

按此下載課程報名表格

**(進階班只供曾完成基礎班學員報讀,有意請下載表格報名)** 

網上即時報名只供報讀全期課程

 按此網上即時報名

學員回應 

  1. 講者表達清晰、具體、反應快、互動強。不錯! 社工
  2. 欣賞主講者即場示範 MI 技巧。 護士
  3. 導師能引導學員思考,集思廣益。 社工
  4. 欣賞導師用心認真、謙卑。 社工 - Man
  5. 欣賞 case sharing、 trainer的準備、及分享實際工作實踐經驗。 社工
  6. Interactive, instructor is able to deliver content clearly. Nurse - Kammy
  7. 充足的實戰機會。 社工 - Sing
  8. 欣賞整個 MI framework & the proces & skills。對 M.I. concept 有具體了解。  社工

 

 

 

動機式訪談法 謝家和博士 廣東話示範 (目標:執屋)│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Helping People Change

【動機式訪談法簡介】

著:謝家和博士

(香港首位MINT認證培訓師和培訓師評核員)

刊登日期:2022年2月7日

引用:

謝家和 (2022年2月7日) 動機式訪談法簡介。www.nicktse.net/

Tse, N, (2022, February 7) Brief introduction to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www.nicktse.net/

動機式訪談法背景

動機式訪談法由美國心理學及精神醫學教授米勒(Miller)和英國心理學家羅爾尼克(Rollnick)研發。最早可以追溯到Miller, W. R. (1983).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with problem drinkers. Behavioural and Cognitive Psychotherapy11(2), 147-172. 這篇文章成了動機式訪談法的重要介入原則和心理學理論基礎。若讀者有意尋根,便不能錯過觀賞原著。

早年,米勒在一所酗酒治療中心專責處理酗酒個案。當時美國主流大眾普遍以道德倫理角度 (Moral model) 批判成癮者,給他們標籤、指責他們選擇自甘墮落,社會充斥著邊緣化他們的氛圍,令成癮者缺乏求助動力。剛巧米勒工作的酗酒治療中心當時採納由卡爾·羅哲斯 (Carl Rogers) 的「以人為中心」輔導手法,又稱為「非指導式治療」。這手法強調案主的個人正向發展和成長,並要求治療師呈現「一致」、「真誠」、「無條件肯定」和「同感」。米勒在這薰陶下,吸取了「以人為中心」的養分,並融會處理抗阻和矛盾心態的實務智慧和經驗,研發出「動機式訪談法」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這動機提升輔導手法扎根於「以人為中心」的基礎上,並以導引式溝通模式帶動輔導的方向性。

何為動機訪談定義

動機訪談法是一種協作式、以目標為導向的溝通方式,特別關注改變的語言。 輔導員需要營造接受和至誠為案主的氛圍,繼而喚出和探索案主改變的原因,並加以強化個人改變動機和承諾 (Miller & Rollnick, 2013)。

動機式訪談法的基本精神 │ Spirit of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合作(Partnership)

動機式訪談中強調輔導員和案主的合作關係。「合作」體現於輔導員以案主為中心,致力保持輔導過程中的平等參與,減低專業權威性的指導和教授,讓案主有充分的自由和空間表示他們的感受和想法。輔導員須避免與案主以說服的溝通模式或爭辯。我們不一定要認同案主的想法和行為,但輔導員在過程中會選擇尊重案主有這種想法和感受,並表示對案主的想法和感受表示興趣,讓案主有更多空間表達,讓輔導員對案主有更深層的認識和了解,從而更有效的建立互信工作關係。

接納(Acceptance)

 動機式訪談中所提倡的接納包括四個元素:

(─) ,絕對價值 (你相信案主的能力和潛能改變嗎?)

(二) ,自主 (你願意和案主分享權力,讓案主的自決能力得到彰顯嗎?)

(三) ,準確同感 (你願意在案主的角度看事物嗎?感受到他們的感受嗎?)

(四) ,肯定 (你對案主表示有心無力,你會給案主肯定嗎?如何做到?)

這四大元素所組成的「接納」能建構出一個讓案主感到安全、舒適、非批判和不帶侵略性的溝通環境。

喚出(Evocation)

輔導員相信案主本身已擁有改變所需要的元素,關鍵在於如何喚出案主的改變動力。我們只要導引案主進入共同探索的過程,讓案主發掘出自身有行改變的觀點和動力。輔導員就像一塊鏡子,透過反映給案主,讓案主更了解自己擁有的資源、經驗和能力,以助案主邁向改善。

至誠為人(Compassion)

在動機式訪談的過程中,輔導員需要積極地把案主的需要和福祉作為優先考慮的要素。或許你是戒毒輔導中心的輔導員,目標是協助案主戒毒;或許你是老師,目標是幫助學生考取好成績;或許你是護士,希望病人可以依循醫生的指示服藥,好好控制糖尿和血壓指數。這些都是我們作為助人專業者的良好意願。但我們必需要緊記,案主需要一個怎樣的助人者呢?讓案主/學生/病人了解到,我們總是會從他們的角度和福祉出發,讓他們多一份安心和被重視。

動機式訪談的四步介入過程 (Four-process model)

(歡迎運用此圖片,請註明出處 www.nicktse.net )

導進 (Engaging) 是建立一個互相信任和尊重的有利關係的過程。輔導員專注懷著好奇心,了解案主的想法和需要。

聚焦 (Focusing) 是協助案主釐清個人的想法,以制定具共識的面談方向。輔導員和案主也會參與在制定面談方向的過程,讓整個過程得到均衡參與,體現合作性和協作

喚出 (Evoking) 是協助案主找出內藏著的改變動機。輔導員會運用開放式喚出問句(Evocative questions) ,來引出案主的改變語句 (Change Talk) ,並運用不同的手法和對應策略(例如:建立價值和目標差異) ,探究案主改變的原因和需要。

計劃 (Planning) 當案主表示已準備好作出改變,並在對談中明確表示作出改變。輔導員在了解案主的需要和進度,看看是否需要和案主一同建立改變的行動計劃。

以上是動機式訪談法的重要介入原則、精神和過程步驟。至於過程中的相關技巧,將於下一編文章講解:【動機式訪談法技巧編】

參考文獻:

Miller, W. R. (1983).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with problem drinkers. Behavioural and Cognitive Psychotherapy11(2), 147-172.

Miller, W. R., & Rollnick, S. (2013).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Helping people change. Guilford press.

動機式晤談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為什麼他都講不聽?!」

原文於07/26/2016刊登於

「明明我講得很有道理,為什麼他就是講不聽呢?」

大部分的人,都曾經有過這種很氣餒、恨鐵不成鋼的感受。我們都曾經想要改變身旁的人,例如要他們多運動、注意飲食、吃藥或就醫。我們試著告訴他改變的好處,也警告他不改變的後果。然而,這些努力往往徒勞無功,於是我們感到無奈,甚至惱羞成怒,開始吵架。

 

如果你在醫療行業工作,無論你是醫師、護理師、心理師、社工師、物理或職能治療師,這樣的感嘆大概也不陌生。有些個案,任憑你如何和他曉以大義,他就是不聽你的建議,或是聽了點點頭,回去之後又不了了之。即使你真心為他好,跟他分析利弊,他還是不肯吃藥、不願意改變生活習慣、不願意求助、不願意嘗試你真心推薦的治療方式。你越是勸告,個案越是堅持己見。我們再有耐心,還是會感到挫敗。我們的出發點明明那麼誠懇,勸告也那麼有理,為什麼他就是講不聽呢?

今天想要分享一種心理學的晤談方式,從它的觀點討論為什麼我們的勸告往往無效、甚至是有反效果。這個晤談方式為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簡稱MI),中文譯為「動機式晤談」,旨在提升個案改變的動機,以促進實質上的改變。我想要討論MI的理念,並提供範例,讓對方可以把我們的耳邊風聽進去。

*註:以下源自我學習MI的綜合心得,所以有興趣系統性地學習的話,歡迎自行閱讀文獻或找我演講(咦)。題外話,我一直覺得『動機式』這個詞好彆扭,無法讓一般人立即明白它的意思。我常常覺得,與其執著於直譯,不如想辦法反應該詞的精隨。如果可以,我認為MI翻作『引導式晤談』『引導動機晤談法』好像比較易懂。但畢竟『動機式晤談』已是約定成俗的翻譯,所以我還是以這個詞為主,並以MI為輔。


MI的發展脈絡

MI是由一位做酒癮治療的臨床心理師 William R. Miller所發展。他深受Carl Rogers所影響,認為精確地表達同理心是心理治療的關鍵。雖說以同理心為中心的心理治療並不創新,但他的臨床風格與當時酒癮治療的風格截然不同。當時的主流是與個案辯論戒酒的益處,並質問個案為什麼不願意戒酒。然而,即使在治療室中贏了辯論,個案並沒有因而喝得比較少。Dr. Miller在這樣的脈絡之下,綜合其研究與臨床心得,整理出MI,並發現MI更能促進實質上的改變。現在,MI不單單是在應用在戒斷酒癮、毒癮的治療中,而是被廣泛應用至各類心理治療以及需要與個案互動的醫療專業。MI特別適用於在醫療領域的助人工作者,但是,我認為多數人都可以受惠於MI的概念。


MI的理念

在討論MI的理念之前,先介紹兩個概念:”change talk” 和 “sustain talk”。Change talk指的是有意圖改變的對話,例如:「我想要改變」「改變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可以先從做這些事開始」。而Sustain talk指的是意圖維持現狀的對話,例如:「改變好困難」「我現在沒空」「我無能為力」。

研究發現,當個案說越多change talk,他接下來越會在行為上有實質的改變。相反的,當個案說越多sustain talk,他未來越不會改變。當然,會做出改變的人本來就比較可能會說change talk,但是,研究也發現心理治療師使用的語言,可以促進或減少change or sustain talk,進而影響行為上的改變。所以,MI的目標,其實就是在對話的過程中,讓對方多一點change talk、少一點sustain talk雖然概念很簡單,但我們直覺的作法卻往往只會減少change talk、增加sustain talk。

我們以為人際中的互動,只要像論說文一樣,寫出利弊得失,就可以改變一個人;我們以為只要給他處方籤,他就會照單全收。但是,對方不改變的原因往往不是因為不知道重要性,也不是不知道該從何開始,而是改變太困難。相較之下,維持現狀多麼容易!我們說的,其實他都懂。是我們不懂,改變有多困難。所以,當我們長篇大論之後,他不是默不作聲(反正你也不懂),便是極力強調為何改變如此困難(sustain talk)。

如果你仔細回想試圖說服別人的過程,你會發現,越是極力說服,對方越是抗拒 (sustain talk)。大部分的人,習慣性抗拒,喜歡擁有自主權,不喜歡別人告訴他怎麼做,也不喜歡「被規定」或「被限制」。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喜歡唱反調的青少年,你越是叫他聽話,他越是想要出來作怪。所以事實就是:我們越叫他往東,他就偏偏不動,甚至是往西邊走。

MI便是利用人習慣性抗拒的特性,來促進change talk:既然曉以大義會無用,不如讓對方來告訴我改變的重要性。但這並不等同於「故意說抽菸很好,讓對方與你辯論為什麼抽菸不好」。這樣的手段不真誠、有害雙方關係,且易被識破,讓人覺得你在操控他。相反地,MI不是一種敵對、心機的關係,而是一種合作模式,喚醒他內在的動機,引導對方表達為什麼他想要需要以及有能力改變


MI 範例

問開方式問題其實是最直接引導change talk的方式。以促進糖尿病患改變生活型態(降低血糖)為例:
「為什麼『控制好血糖』對你來說是重要的呢?」(我想要活久一點)
「你對『血糖沒有控制好』的理解是什麼?」(我可能會被截肢)
「聽起來有很多方式可以降低血糖,有什麼是你現在就可以做的呢?」(我可以去健走)
「你覺得你需要做些什麼呢?」(我需要少吃飯)
「你對自己未來的健康有什麼想像?」 (我想要血糖降低)
「你目前做了哪些有助於控制糖尿病的事呢?」(我目前沒有吃甜食)
「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呢?」(我想要定期測血糖)

這些問題問到了對方改變的「欲望」「需要」「能力」「行為」,這些都是change talk不同的面相。在引導對方change talk之際,也需要適時回應,讓change talk得以持續。當對方透露出change talk,可以加以肯定對方,來加強對方持續改變的動力。

(我目前沒有吃甜食)「喔!不簡單耶!」
(我想要定期測血糖)「聽起來你其實已經有仔細思考過該怎麼做~」
「雖然沒有達到你預期的運動量,但是你很努力想要建立運動習慣。」

我們常把別人的努力當作理所當然,殊不知這樣的努力得來不易。再小的改變或付出,都值得嘉獎。當然,對方不會總是只說change talk,我們時不時會聽到sustain talk,因此如何回應sustain talk是一門學問。從MI的角度,忠實地反應對方的感受是關鍵。從MI的角度,這樣可以減少對方的sustain talk,也可以創造change talk的機會。

如果有人說「要我忽然不抽菸,簡直就像要了我的命一樣。」與其反駁對方「不會啊,即使不抽菸人生還是可以活得精采。」然後對方接著與你辯論抽菸的美好 (sustain talk)…你可以選擇說:「忽然叫你不做一件你過去每天做的事情,很困難阿」或「聽起來你的意思是要你戒菸比登天還難,所以根本不可能。」對方聽完可能會接著說:「對阿,真的好難,我該怎麼做才好?」或「也沒有真的不可能啦…還是有可能可以戒菸」(change talk).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反應對方感受」的討論,可以參考看看我先前寫的一篇文章 <<聆聽不只是聽:如何表達同理心>>我在這邊就不多著墨了。

當然,MI雖然不會直接給予建議,但也不是一個純聆聽的一種晤談方式。MI是介於「指導」與「聆聽」之間的「引導」。畢竟,身為醫療人員,我們有許多背景知識想要與個案分享,傳遞資訊也是我們的職責之一。所以,從MI的觀點,給予意見又不要碰壁最好的方式是徵得對方同意他可以決定他要不要聽;他可以決定他要不要照做。因為,MI的精神,是賦予對方自主權:一個人要做什麼,最終是自己的決定

「我覺得你的計畫可能會有一個問題。你OK我跟你說嗎?」

「也許你不是很在意這個,但給你參考看看….」
「你不見得同意我說的,不同意也沒關係,我只是想讓你知道….」
「…當然,最後的選擇權都在你。你再決定你想怎麼做。」

當你在給意見的過程,尊重對方的自主權,你與他是合作、平等的關係。當你拼命下指導棋時,你給人的感覺高高在上,對方會因為維護自己的自主權而抗議。


保持MI的心態,比學會所謂話術重要

分享這些範例的用意,在於讓MI的概念具象化,讓大家可以加減應用MI的原則於生活之中。這些範例並不是什麼教戰守則。若心態上不真誠,這些範例就是矯揉造作的話術,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淪於爾虞我詐。MI之所以深得人心,並不是因為這些話術,而是一種尊重的態度與合作的互動模式。雖然上述範例可以促進change talk、減少sustain talk,但是保持真誠的心態,遠比學會這些話術重要。


MI於臨床工作

我還記得,剛開始做心理治療時,即使我沒有直接給予建議,我會有意無意地試圖說服個案改變的好處。個案並沒有不同意,但總是一堆 “yes, but…” “I know, but…” 個案不但沒有進步,我也好洩氣。當督導和我提到MI之後,頓時豁然開朗。「說服」意含著雙方不在同個立足點上;「引導」意味著雙方在同個平面,手拉手一起找到出口。

身為臨床心理師(to be),我們有機會、有時間與個案對話。我曉得臨床心理師與一般的醫療人員不同。畢竟,多數醫療人員總是會感嘆自己已經夠忙,哪來那麼多耐心和時間「引導」。事實上,台灣的醫療人員超時工作、待遇不佳、還會被告被打,說真的,若我碰到固執的個案,我大概也是翻白眼,心想「你不聽就算了。」不過,如果你曾經因為固執的個案而感到灰心,MI或許可以給你一些不同的啟發。即便你心無餘力執行MI,秉持著MI的態度,或多或少,會比「下指導棋」的方式,有機會促成實質上的改變。我始終相信,只要秉持一顆真心與MI的精神,即便你沒有真的說什麼,個案還是感受到的。

MI於生活

不過,MI並不是只適用於助人工作者或醫療人員,MI也可以幫助你更有效地與身邊的人溝通。舉例來說,CKC超愛吃甜食,基本上只要有巧克力都來者不拒 (以前他大學時期超喜歡跟朋友去吃下午茶!貴婦K無誤)。我總是擔心他不節制地吃,因此大力制止,只差沒有飛撲到他面前的甜食。但我再怎麼阻止、曉以大義,CKC仍然依然故我,大啖特啖。

後來,我嘗試問誘發他內在的健康魂,問他:「你覺得吃太多甜食會發生什麼事?」秉持著MI精神,與其當個討人厭的碎念老婆,不如嘗試了解他的需求,並引起他內在想要維持健康的動機。雖然至今他還是個甜食怪,但是現在CKC至少會吃一吃,停下來,留一些下次再吃(好卑微的希望~)。

謝家和博士國際期刊 Dr. Dick Ts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

Collective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for Substance Use Problems: Concept and Implications

Accepted: 10 December 2021 © The Author(s), under exclusive licence to 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 LLC, part of Springer Nature 2021

Nick TseSamson TsePaul Wong & Peter Adams

Abstract

Collective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CMI) breaks new ground by extending the theory of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MI) beyond the individual to include the social network. We explain the core concepts of the six-process model of CMI, which involves multiple parties in the motivational process in embodying a spirit of “neutrality.” The semi-structured manual-guided CMI was trialed in persons with substance use with the support of concerned significant others (CSOs), which demonstrated positive outcomes on motivation, social support, frequency of drug use, and adherence to long-term drug treatments. Our developed CMI approach makes a clear contribution to the theory of MI and can potentially benefit people with substance use problems with complex needs. Presently, we are refining CMI and have been applying this approach to additional clients and CSOs. We call for more studies to monitor its fidelity and wider application in populations of individuals affected by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Click here for full paper downloading